新笔趣阁

繁体版 简体版
新笔趣阁 > 综武:女儿下山,吹我是绝世高手 > 第288章 岳老三的下落

第288章 岳老三的下落

最快更新综武:女儿下山,吹我是绝世高手最新章节!

“看来咱们要提前去镇南王府了。”

叶长安道。

小家伙虽然是在吃糖葫芦,但是也在侧耳听自己爹爹和娘亲他们说话。

“爹爹,不是要调查我小弟的事情嘛?”

“怎么要提前去镇南王府呀?”

小家伙不解的问道。

“因为这两件事情有关连。”

叶长安笑着说道。

他忽然间豁然开朗,一切都想明白了。

“嗯?什么意思?”

小家伙眨着眼睛问道。

叶长安解释道:

“我们不是猜测段延庆造反嘛?”

“那我们就先肯定段延庆造反了。”

“段延庆造反了,那肯定会用最快速,最简单的方法,来完成自己的造反。”

“最快的办法是什么?”

“不费一兵一卒的造反,我想到一个。”

叶长安说到一半,端起茶杯微微抿了一口茶。

众女见状,也没有催促叶长安。

喝完茶,叶长安继续说道:

“大理保定帝当今没有孩子,而身为镇南王的段正淳却有一个儿子。”

“保定帝段正明与段正淳这两兄弟关系极好。”

“段正明没有儿子,那他的皇位肯定是传给段誉。”

“所以,段延庆想到不费一兵一卒造反成功的方法,那就是直接杀了段誉。”

“我想他杀段誉没成,反而被发现了。”

“刀白凤怕段延庆真的杀了段誉,所以迫不得已说出了当年的事情。”

这便是叶长安的分析。

能够让刀白凤说出段誉不是段正淳亲儿子这事,也就只有这个猜测了。

不然,刀白凤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将段誉的身世给说出来。

“叶郎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。”

邀月蹙眉说道。

“那既然如此,段延庆和岳老三现在要么被关押,要么就……”

后面的话,邀月没有说出来。

她怕说出来,又伤到女儿的心。

无论上到朝廷,下到江湖中的各个门派,都不是一件小事。

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。

赢了什么都好说,要是输了后果就不堪设想。

岳老三能消失这么多天,一直没有任何消息。

那说明段延庆的造反,肯定是失败了。

“走吧,我们去镇南王府一趟吧。”

“正好让语嫣和阿朱认亲,也可以调查一下岳老三的事情。”

叶长安说道。

一行人朝着镇南王府去。

到了镇南王府的门口,叶长安他们被门口的守卫给拦住了。

守卫打量了一下叶长安等人,见叶长安等人的穿着很是华丽,便拱手问道:

“敢问是哪里公子,前来拜访王爷?”

叶长安道:

“麻烦通禀一下世子,就说七侠镇叶长安拜访。”

守卫点了点头,道:

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

说完,守卫进去通报了。

没过多久,段誉和守卫从府内走了出来。

段誉看着气色并不是很好,昔日那阳光开朗的脸,如今很是憔悴。

“叶兄弟,嫂子,灵儿,好久不见。”

段誉说话的语气都有些疲惫。

“段誉叔叔,你怎么看着气色不好啊?”

小家伙好奇的问道。

段誉挤出一个微笑,道:

“有吗?”

小家伙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“有!你看看眼睛下都有黑眼圈了,说话也不像以前那样有力气。”

段誉叹了一口气,对叶长安和邀月众女说道:

“叶兄弟,嫂子们,进去说吧。”

说完,又对叶灵儿道:

“灵儿,先进去吧。”

段誉领着众人进去了镇南王府。

别看大理是一个小国,可这镇南王府却是一点都不小。

里面假山堆叠,还有许多的池子。

院子很是宽大,大概有叶长安庄园那样的面积。

段誉领着叶长安他们穿过院子,到了镇南王府的内院。

内院内,阿紫和钟灵两女正在聊天说话。

阿紫和钟灵的一旁,还有一个身穿黑衣,脸上能者黑色面纱的女子。

“阿紫姐姐,钟灵姐姐!”

小家伙见到二女,高兴的挥手打招呼。

“灵儿?!!”

阿紫和钟灵闻声,看了过来。

“灵儿,你来啦!”

阿紫率先跑过来,一把把小家伙抱了起来。

“阿紫姐姐,灵儿不是小孩子了,你不要抱人家了。”

被阿紫抱在怀里的小家伙,扭动着身子,嘟着嘴巴说道。

“你在姐姐心中,永远都是一个小孩子。”

阿紫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儿,还是把小家伙放到了地上。

“灵儿,你是想我和钟灵,所以来大理国找我们吗?”

阿紫蹲下身子,好奇的对小家伙问道。

小家伙摇了摇头道:

“不是,灵儿是来找我小弟的。”

阿紫和钟灵对视一眼,疑惑地看着对方,没明白小家伙口中的小弟是谁。

这时,段誉领着叶长安他们走了过来。

“阿紫,钟灵,好久不见。”

叶长安对二女点了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。

“阿紫妹妹,钟灵妹妹,好久不见。”

邀月众女也同二人打招呼。

她们和钟灵,阿紫相处的比较久。

之前在桃花岛的时候,相处了近两个月。

“月儿姐姐,蓉儿姐姐,语嫣姐姐……”

阿紫和钟灵挨个喊了一声众女。

叶长安和段誉让她们自己聊天,两人到了另一边喝茶去了。

“最近心情不好?”

叶长安端起段誉给自己泡的茶,喝了一口后问道。

“是啊!哎……”

段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
“知道自己身份了?”

叶长安笑着问道。

段誉闻言,动作一顿。

忽然,看着叶长安的眼睛,问道:

“叶兄弟,你早就知道了?!”

段誉激动的说道。

叶长安微微点了点头。

段誉苦笑一声,问道:

“你早就知道了,那你为何不早告诉我?”

叶长安反问道:

“早告诉你又如何?你难道还能改变的了事实不成?”

段誉摇了摇头。

确实改变不了。

既定的事实已经发生了,想要改变已经是来不及了。

正如叶长安说的那样,就算自己一早又知道能怎么样?

去和自己娘亲刀白凤理论?

还是去杀了段延庆?

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那就认命。”

“上一辈的恩怨,又关门何事?”

“你不要去想那么多。”

“再说了,镇南王不喜欢你?”

“知道你不是他亲生儿子后,他就不认你?”

叶长安继续说道。

段誉没有说话。

自己父亲,不,应该是自己叔父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后,也没有说不认自己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Click Me